疫情摁下的“暫停鍵”,需“吐故納新”來重啟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_99re 05久久热最新地址_少妇黄色直播美国久久久这里有静品

  在有著“中國春節文化之鄉”美譽的四川閬中古城,一座碩大無比的紅燈籠造型的博覽會場館,靜靜地矗立在美麗的嘉陵江北岸,原本是要與海內外賓朋隆重分享一場關於“年文化”的新春盛宴。

  但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改變瞭這一切。“大紅燈籠”剛剛“綻放”就匆匆關閉,整個古城也隨之陷入“沉默”。3個多月後,春風又綠兩岸,古城已經復蘇,“紅燈籠”逐漸打開,這一切留給人無限遐想:疫情後逐漸“重啟”的中國旅遊業,又將經歷怎樣一番“舊貌換新顏”?

  告別“看人頭”,“洪荒之力”帶火周邊遊

  喜歡出境遊的龍女士,已經去瞭10多個國傢,但還沒有跟傢人一起出去過。去年10月,她和父母商定,今年一定要出去一次,還早早預訂瞭今年4月到泰國的機票和酒店,甚至在新冠肺炎疫情剛暴發的那段時間,她都對這趟旅行充滿信心。然而,隨著境外疫情的蔓延,各國紛紛采取限制入境措施後,龍女士被迫取消旅行計劃。

  “至少在明年以前,都不會再考慮出境遊瞭。疫情結束最想帶傢人去‘大美新疆’。還是更喜歡嘈雜的街道,那才是人間煙火氣。”盡管節日期間一傢人都待在傢裡,但龍女士明顯感覺到瞭周圍朋友的熱情似火,“感覺朋友們像關久瞭似的,很多人都出去玩瞭”。

  以“五一”為例,4月30日起,從成都出發的“川A”大軍就鋪滿瞭各條出城高速公路。很多人感嘆這樣的盛況可能連“春節”都“自愧不如”,還有很多人說,現在就是要把過春節的感覺找回來,“我們不是出去旅遊,我們是回傢”。這種出城大擁堵一直持續到5月1日下午都沒怎麼消停過,而且還有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來“添堵”。

  “關瘋瞭”的遊客都湧向瞭哪裡?從百度地圖遷徙大數據來看,“五一”當天排在“熱門遷出地”首位的成都,遷出人口主要流向瞭川內各地,占同期成都人口遷出總量的87.79%,如果把重慶的5.29%加上,川渝地區吸納瞭同期成都遷出人口總量的93.08%。

  四川川旅洛帶旅遊文化投資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張強告訴記者,小長假期間,該公司遊客接待量已恢復到去年同期的80%,目前以傢庭遊、親子遊、近郊遊為主,遊客多為成都周邊市民。而且,與往年同期知名景區摩肩接踵“看人頭”不同,今年,各地旅遊景區都在執行國傢規定,即接待遊客量不得超過核定最大承載量的30%,這使得周邊遊目的地更加分散,全域旅遊迎來瞭遊客的“洪荒之力”。

  記者從成都都江堰市文旅部門瞭解到,據不完全統計,今年5月1日-5月4日,都江堰市共接待遊客約99.39萬人次,遊客接待量接近去年同期水平,旅遊綜合收入也與去年同期大致持平。但從景區遊客接待量來看,2019年5月1日-5月4日,青城山-都江堰景區共接待遊客29.61萬人次,今年同期這個數字斷崖式下滑至12萬人次,絕大多數遊客來到這裡就是沉浸式“遊山玩水”深度遊。截至5月2日,當地品質酒店客房出租率達83%,精品民宿入住率達98%。

  供職於成都一傢事業單位的碧輝,就把這個“加長版”小長假的旅遊目的地選在瞭青城山,“我們選瞭一間名為見素山居的民宿,挑一個山清水秀的去處,去體驗一種‘劫後餘生’的放松吧”。成都市民夏先生說,一傢人住在民宿裡看看花,摘摘果子,學學泡茶,非常愜意,“我們到瞭後發現,大多數旅客就是成都周邊一傢人過來耍”。

  技術賦能新體驗,線上線下“逛神州”

  雨後的成都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煙雨蒙蒙,隱現於其中的“大山鄰居”農耕文明主題園,此時別有一番情趣:古典的大門與現代的花廊相互輝映,門前,槐花灑落地上,鋪成瞭一地雪白;成串的雨水自屋簷而下,滴答滴答,在臺階上濺起陣陣水花。

  不遠處,新搭建的玻璃房裡,主播萍姐正忙碌著。“這是我們簡陽的紅櫻桃,來一顆,酸甜可口。最過癮的吃法是一把一口,那才叫一個爽……”萍姐一臉享受地吃著櫻桃,一邊與網友分享各種甜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大山鄰居”於3月6日恢復營業以來,一直實行預約式經營模式,嚴格控制人流。但眼看著櫻桃逐漸成熟,副總經理劉安也想抓住復蘇中的這撥人流和消費流,努力提高營業額,把疫情造成的損失找補回來,於是就跟一傢叫“繡織緣”的傳媒機構合作,“大山鄰居”提供場地,“繡織緣”安排線上直播,一邊為櫻桃節宣傳,一邊吸引網友關註,開展“直播帶貨”拉人氣。

  攜傢人來此遊玩的成都市民陳先生說:“以前來農傢樂覺得有一點亂,現在疫情下,農傢樂更註重衛生和消毒瞭,我們也更放心。而且是預約旅遊,不像以前人爆滿,現在剛剛好。”感覺“剛剛好”的遊客還很多。在歷史文化名城、“中國春節文化之鄉”四川省閬中市,嚴格的限流措施讓徜徉古城景區的遊客體會到久違的自在。在中天樓附近,一群“紗巾嬢嬢”圍著一位沿街賣豆花的大哥紛紛拍照,大哥一開心,便掏出口琴吹奏各種悠揚名曲,讓人陶醉。

  在成都海外旅遊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濤看來,過去旅遊業腳步太快,每個人都忙於眼前事,而無暇顧及遠期發展,傳統旅遊形式、產品是時候升級換代瞭。記者註意到,,很多地方都在搶抓疫情帶來的“緩沖期”,尤其註重借力技術創新推動業態升級。

  在四川九寨溝,景區啟動瞭“雲遊九寨溝”網絡直播,滿足遊客欣賞九寨溝美景的願望。其中,5月2日的直播就吸引瞭35萬人次在線收看,而通過預約在當天實際到景區遊覽的遊客不超過1萬人次。

  “遠親不如近鄰”,成都文旅集團旗下的寬窄巷子景區搶抓熱點,聯合重慶文創公園鵝嶺二廠發起成渝雙城互動消費活動,以川西四合院落創設“奇遇空間”。作為系列文創活動之一,安排瞭為期五天的直播活動,每天下午“奇遇之人”漂流直播間都邀請成渝20位品牌主理人,以直播形式聚焦不同主題探索雙城同向。據不完全統計,系列直播總觀看量超過600萬次,最高同時9萬人在線觀看,通過直播小程序瀏覽量近1.5萬人次,“帶貨”120餘筆。

  寬窄巷子管理公司業務總監唐偉表示,在全面復市的同時,更要履行好疫情防控的社會責任,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節假日寬窄巷子的遊客量和經濟收益肯定是下滑的。但是,我們假日期間趁機啟動的成渝雙城互動消費活動,卻讓廣大市民和網民在成都走進重慶、在重慶走進成都,成為成渝兩地開展文旅文創地標合作的開端。

  記者節前從成都市文廣旅局瞭解到,根據線上文旅產品訂單數據信息,“五一”假期,成都相關線上旅遊產品預訂量較清明節大幅增長,增幅超過80%,相比3、4月的整體情況和清明節呈現出明顯的加速回暖發展態勢,初步預計遊客總人數較清明節假期有望實現翻倍。

  疫情摁下的“暫停鍵”,還需“吐故納新”來重啟

  “我們的目標就是生存下來。”上海旅遊咨詢及定制從業者高女士說,疫情以前,她所在的公司主營老年人境外定制遊。

  從過年到現在,高女士原來接的團隊都已退單並完成退費,公司損失慘重。還好,她除瞭旅遊還有機票代理,還在做境外回國機票業務,工資目前六折,天天上班。為瞭生存,她也和很多其他旅遊從業者一樣,在微信朋友圈賣起瞭土特產,多少補貼一下收入。她說,很多導遊、領隊、旅行社員工都已經在其他行業找工作瞭。

  盡管如此,在這個行業做瞭20年的高女士對未來還是充滿信心:“近幾年旅遊業發展很紅火,這次被疫情摁下‘暫停鍵’讓大傢意識到,旅遊行業,不管你從事哪個環節,從業態到產品都該進行升級瞭。”

  成都旅遊住宿業協會會長安茂成建議是,酒店民宿業應該利用這個機會迎難而上練好內功,比如,進行一些文創產品的開發,還有主題酒店的創意打造等,以及線上渠道的開拓等。“目前,我們行業協會也在抓緊搭建‘掌遊成都’App,集合成都線上的旅遊、住宿、玩耍資源,讓旅遊者掌上玩轉成都,更加引導刺激消費。”

  王濤認為,以往傳統的跟團遊大多“流於表面”,今後應該會更多去開發參與性、體驗性更強的深度遊產品,讓國內外遊客都能更深刻瞭解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共同去講好中國故事。

  高女士告訴記者,從出境遊來看,目前有一些平臺正在為業內人士提高業務水平提供幫助,“我們也在創新旅遊產品、拓寬營銷平臺,例如開展直播介紹目的地等方式,去拓寬出境遊組團的眼界”。

  在此次疫情中,既能與都市保持一定距離又省卻瞭景區喧囂的鄉村遊大受追捧。很多受訪業內人士認為,如果疫情越來越穩定,鄉村度假應該是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一個趨勢。某種意義上說,現在出門旅遊,大部分場景都是去鄉村,尤其疫情過後,人們對良好的環境需求更突出,美麗鄉村建設的成效和價值正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同。

  但是,對於辛勤“耕耘”的鄉村旅遊從業者而言,現在還面臨諸多生存發展瓶頸。“突出的問題是人才匱乏,有本事的人請不來,就算請進來,也不容易留住。”一位民宿旅遊業從業者發現,到鄉村經營旅遊業2年多時間後,要尋找並留住職業經理人非常難。鄉村雖然美麗,但是生活配套遠不如城裡那麼便利和完善,有才華的年輕人來瞭後,剛開始覺得新鮮,時間一長就會感覺到單調和不便,進而想逃離。

  “都說鄉村旅遊民宿令人向往,但我們連房東的兒子都留不住。”有從業者呼籲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務服務有效供給,加強鄉村旅遊人才培養,並給年輕創業者發放下鄉經濟補助,增強年輕人紮根鄉土的獲得感、成就感、榮譽感,把未來的鄉村裝扮得更加迷人。(記者葉含勇、董小紅、袁秋嶽、張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