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離世 明星呼籲拒絕疲勞工作為何反被斥責?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_99re 05久久热最新地址_少妇黄色直播美国久久久这里有静品
又到瞭肚子裡沒有墨水,隻有幹貨的小編給大傢吹牛...不是,說新聞的時間瞭。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準備好瓜子板凳,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高以翔

35歲的演員高以翔日前在錄制綜藝節目《追我吧》時身亡,目前對外公佈原因為“心源性猝死”。就在眾多粉絲、網友悲傷、嘆息之時,一些明星也開始發聲,感嘆演藝人員是“高危職業”,呼籲“規范工作環境和時長”。

然而,這些看起來正確的訴求,卻沒有得到網友一致的支持。不少網友甚至直斥這些明星、經紀人“賣慘”“吃人血饅頭”。

輿論為何一邊為高以翔的驟然離去哀悼,卻對他的同行們如此發聲感到不滿?真的是眾多觀眾和網友隻看到瞭“眼前的茍且”,聽不到“遠方的哭聲”嗎?

有人在吃“人血饅頭”?

高以翔去世後,很多明星和大V在微博公開發聲。知名經紀人、微博名為“楊天真老板”的楊思維表示“一個演員的意外死亡是全行業的悲傷”“沒有人不是受害者,大傢為彼此的惡劣互相買單”;演員寧靜、小宋佳則直接表示演藝人員是“高危職業”,明星張雨綺列舉瞭“危險”原因——工作時間、甲醛、威亞、爆炸、網絡暴力等,明星袁弘則倡議限制工作時間。一些明星轉發的圖片裡,更明確提出“工作不超過12小時”“重返片場之間不少於12小時”“兩餐之間不超過6小時”等具體訴求。

明星們轉發的圖片

不過,這些看起來都“合理正確”的言論,卻引發大量網友的不滿。有網友直斥這些發言明星“賣慘”,認為演藝人員的工作談不上“高危行業”:“如果說環境艱苦,下礦的工人算什麼?如果面臨危險,那麼消防員、警察算什麼?如果熬夜算‘高危’,那值班的醫生、碼字的記者、禿頭的程序員算什麼?藝人一次活動就能拿這些職業一年的錢,公平嗎?”還有網友拿同為演員的人為例:“成龍、吳京都沒說這個職業‘高危’,這些發言的明星憑什麼說‘高危’?如果藝人覺得高危,拿他們收入千百分之一的替身們怎麼辦?”

也有網友憤怒的原因,在於這些明星以“全行業”之名模糊瞭對高以翔去世真相的追索。“高以翔去世並不是甲醛、熬夜、網絡暴力造成的。這些明星現在就跳出來嚷嚷‘行業亂象’,卻不敢點名任何一傢制作方、一傢電視臺,這不是模糊焦點嗎?”還有網友以同為演藝人員的徐崢為例:“隻有徐崢一針見血直接點名電視臺要負責,這就是實力和流量的差別。”

明星張雨綺微博下的評論

更有網友直接斥責這些發言的明星是“吃人血饅頭”:“如果你的同學坐在教室裡,吊扇掉下來砸傷瞭,你既不安慰傢屬,也不問責學校,卻跑出來嚷‘看我們多苦啊,得給我們裝空調買冰棍’,這不是‘吃人血饅頭’是什麼?”甚至有網友“總結”這些人的發言稱:“我們明星太難瞭,制作方加錢!”

“替弱勢群體發聲”為何惹怒網友?

在網上流傳的多組截圖中,楊思維此後再次發聲,否認網友揣測的同時表示自己“很難過”,“他們發聲是為瞭這個行業的弱勢群體,他們當過新人,吃過苦,受過罪,他們希望未來的新人不要再那麼苦,希望我們的行業整體能有改善”“我們做錯瞭,當大傢都還在宣泄情緒的時候,我們非要去思考行動”。不過此後,包括楊思維在內的多位發聲明星大V都刪除瞭相關微博。

在一些網友看來,這些發聲的明星大V們沒有做錯。他們擁有較強的影響力,將種種行業不規范的問題擺上臺面,更有助於全社會正視現在的“加班文化”,進一步規范各行業的勞動時間和工作環境。

很多網友乃至網絡大V參與討論

然而依然有眾多網友“不買賬”。“減少每天工作時間乍看有理,其實根本經不起推敲。”在一些業內人士和網友看來,此番輿論對明星們的反彈,並不是簡單的情緒宣泄,而是對長期以來演藝人員拿著高報酬卻不專心於演藝工作的極度反感。

“要降低工作時間,先得找到加班加點的根源吧?”一些業內人士透露,許多明星工作量超負荷,不是劇組或制作方時間安排不合理,而是自身安排太多綜藝節目、商業活動等行程,導致他們疲於奔命。“很多明星根本拿不出專業的工作狀態和合格的工作產品,甚至不得不大量使用替身乃至摳圖,已經成瞭行業笑話。如果說這些發聲的明星是在‘替弱勢群體代言’,為何不回想下多少新人和工作人員,多少時間是耗在等大明星的?”

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曾撰文回憶秦怡出演工農兵電影《兩傢春》的一段往事。當時頂著“四大名旦”頭銜的秦怡擅長旗袍卷發的都市麗人形象,很多人對她能否演好北方農村媳婦十分質疑。秦怡窩火又不服氣,背上鋪蓋卷,跟著劇組去萊陽農村,在老鄉一間堆滿牛糞的破房子裡住瞭大半個月。秦怡因為這部電影被授予優秀女演員獎,但直到晚年她對這部作品還是覺得“不太像”,“想演好工農兵,哪有這麼容易?非得花很長時間去體驗生活才行。”而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開機之前,就於1984年初舉辦瞭兩期劇組演員學習班,從傳統文化到形體姿態演員必須參加訓練,整個拍攝過程歷時長達三年。

2017年在北京舉行的1987年版電視劇《紅樓夢》紀念活動

“那些在歷史上留下一筆的作品,演員們也辛苦,但這種辛苦和現在這些明星喊的‘過勞’不是一回事。現在的明星有多少認真投入創作過程?他們的‘過勞’是‘行業問題’還是‘自身問題’?”讓不少網友不滿的關鍵,在於演藝行業“賺快錢”的風氣——明星疲於參與各類綜藝節目、商業活動刷流量、賺快錢,卻對本職工作投入嚴重不足:“這不是簡單限制工作時間就能改變的事情。演藝行業需要重塑規則,但首先是要改變風氣。”

欲要知曉更多《高以翔離世 明星呼籲拒絕疲勞工作為何反被斥責?》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